中国百姓舆论网

热门关键词:  我要舆论  19岁    涡阳  教育局
城市: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辽宁吉林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 更多

重拳出击!黑恶势力“保护伞”公安局副局长栽了|哈尔宾一案查处

来源:中国百姓舆论网 作者:消息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01
摘要:今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 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日前,湖北荆门市公安和纪委监委就

今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日前,湖北荆门市公安和纪委监委就协作破获了一起公安机关内部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

稽查黑恶团伙 牵出背后“保护伞”

荆门地处湖北省中部,汉江中下游。 在荆门当地,提起“郭氏公司”无人不知。 今年以来,荆门市委市政府按照湖北省委统一部署,在全市展开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接连破获数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揭开了以涉黑涉恶人员郭华为首的“郭氏公司”,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巨额经济利益,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恶势力团伙真相。

当地警方在对“郭氏公司”多起非法集资项目展开调查时,发现有人频繁地向郭华和他妻子的银行账户汇款。 金额少则几十万元,最多的一笔将近两百万元。 经过仔细比对排查,办案人员发现这些银行户头的所有人中邹某的名字多次出现,而邹某正是荆门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邹平的直系亲属。

以借贷为名 邹平从黑恶团伙获暴利

邹平,时任荆门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从警31年,屡屡建功,邹平本人就曾是一位打黑英雄。 这样的干警会与黑恶势力具有牵连吗?

荆门市纪委监委第四审查调查室主任 王勇:

因为邹平本人是长期从事警侦、刑侦相关的侦查工作,邹平也有警觉,所以他承认了自己的一些问题和错误。但是我们的调查目的,肯定是邹平所有的问题,而不仅仅只限于他跟郭华两人之间的不正当经济来往。

作为一名执法者,邹平很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 为了规避法律,邹平以借贷为名收取高额利息。 根据邹平本人交代的情况以及郭华本人的供述,办案人员证实了邹平先后收受郭华人民币11万元、美元5万元,并以借贷为名向郭华收取高额利息获利230万元。

公安局原副局长涉嫌多项犯罪 

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办案人员发现邹平与郭华之间的“交易”,远不止于此。郭华妻子名下有一辆号牌为鄂H00007的轿车。据调查,这个号牌是当时一批公车改革腾退下来的,并不是普通百姓随便能拥有的。

荆门市纪委监委 工作人员:

这种比较好的车牌,我们说这是靓牌,郭华是拿不到的。他必须得通过邹平去跟相关人员打招呼,然后把这个车牌留给他,提前预留给他。

从“靓牌”车牌号入手,调查人员发现邹平在担任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刑侦支队党委书记、支队长、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期间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在企业经营、车辆牌照办理、车辆交通违章消除、变更戒毒强制措施、提供案情信息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涉嫌犯罪。 

鉴于案情重大,荆门市委市纪委监委立即决定对邹平采取措施,邹平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公权力无小事 执法权岂能成为个人的“特权”

随着邹平的问题浮出水面,办案人员发现在荆门市长期盘踞中心城区的黑恶势力团伙“郭氏公司”,其“首脑”郭华的发迹史几乎就是与邹平的交往史。

郭华赌博被公安局拘留,邹平一个“招呼”立刻释放。 郭华的哥哥吸食毒品被公安机关强制隔离戒毒。但通过邹平的运作,硬是将其变更为社区戒毒。 郭华与他人发生矛盾冲突和利益纠纷,只要他打着邹平的旗号,就能“摆平”很多事情。

荆门市纪委监委常委 王俊安:

邹平错把执法权当作自己的“特权”,执法犯法、徇私枉法,损害了公安队伍形象,造成了恶劣社会影响,必须严肃查处、整肃风气。

针对邹平案暴露出的问题,荆门市纪委监委深挖彻查涉黑涉恶案件背后的腐败问题,对该市公安机关3名党员干部利用职务便利及影响关照涉黑涉恶人员并收受其“感谢费”等问题进行严肃查处,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同时,荆门市公安局开展廉洁从警队伍整训活动,在全系统推行警务工作精细化管理,对请托打招呼的漏洞进行进一步堵塞。

 

延伸阅读:警戒:充当“保护伞”,一案查处公安交警108人!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决策部署,在省委、省纪委监委和市委坚强领导下,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疯狂大货车”问题,深挖彻查,依法严惩,打掉涉恶“保车团伙”6个,查处涉嫌犯罪社会人员70人、“保护伞”122人。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一、对11名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王伟,涉嫌受贿、介绍贿赂犯罪,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市交警道里大队长明常清、呼兰大队长于广军,涉嫌受贿犯罪;市交警巡逻大队副大队长李名实,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犯罪;市交警巡逻大队违章科科长罗广学、主任科员李培军、吴海林,太平大队违章科民警孙渤,涉嫌滥用职权犯罪,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市交警道里大队违章科民警张兴,南岗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寇云雷,顾乡大队民警宋勇,涉嫌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犯罪,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待司法机关作出结论后给予行政处分。

 

二、对公安交警系统89名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严肃追究责任

 

市交警道外大队党支部书记、大队长王道安,太平大队党支部书记、大队长李仁明,哈西大队党支部书记、大队长韩明,阿城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政委高文峰,违反规定,为货车违法行为提供保护,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予以免职。

 

市交警支队巡逻大队原大队长张吉东,平房大队党支部书记、大队长潘广平,违反规定,为货车违法行为提供保护,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其余83名违纪公职人员,分别受到党纪政务处分。

 

三、对其他22名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严肃追究责任

 

市公安局南岗分局原副局长马腾祥,干预执法,为货车违法行为提供保护,受到留党察看处分,按正科级非领导职务确定退休待遇。

 

市巡特警支队巡逻一大队政委曲继滨、三大队原大队长彭建民,违反规定,为货车违法行为提供保护,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其余5名违纪公职人员,分别受到党纪政务处分。

 

道里区、道外区、南岗区、香坊区、松北区城管执法局,市交通运输局运输管理处14名公职人员,履行监管责任不力,分别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和组织处理。

 

以上122名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以权谋私,违规执法,甚至违法犯罪,充当“疯狂大货车”“保护伞”。违纪违法手段多样,性质恶劣,影响极坏,有的滥用职权“开绿灯”、有的泄露秘密“卖人情”、有的组团违规“轻处罚”、有的干预执法“打招呼”、有的插手工程“谋私利”、有的源头放水“搞变通”,严重破坏了执法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形象,严重背离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全市各级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要以案为鉴、深刻反思、汲取教训,受警醒、知敬畏、守底线。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事关社会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

 

全市各级党组织要深入落实党中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决策部署和省委、省纪委监委工作要求,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把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为重大政治任务,坚决冲破“关系网”、斩断利益链、打掉“保护伞”,压紧压实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把监督挺在前面,抓小抓早、防微杜渐,健全制度、扎紧笼子,严厉惩治、形成震慑,不断净化政治生态。

 

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提高政治站位,强化政治担当,聚焦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问题,铁面执纪、严肃问责,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坚决打赢扫黑除恶这场攻坚战,坚决维护人民群众利益,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中共哈尔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哈 尔 滨 市 监察 委 员 会

 

                                                                                          2018年6月25日

 

 
 
 

 

哈尔滨市开展扫黑除恶、整治“疯狂大货车”,

深挖背后“保护伞”专项行动

——122顶“保护伞”是这样拔掉的

 

“疯狂大货车”“保护伞”。

 

在“冰城”哈尔滨,每当夜幕降临,流光溢彩装点着中西结合的建筑,让这座有“东方巴黎”之称的城市散发着独特魅力。

 

但曾经一个时期,在夜色的掩映下,一辆辆满载残土、碎石或其他货物的大货车轰鸣着油门在哈尔滨市区横冲直撞,走一路洒一路,每年都有多人丧命在这些大货车的车轮下。“疯狂大货车”成了哈尔滨市民的一块“心病”。

 

6月25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委通报了自去年年底以来开展扫黑除恶、整治“疯狂大货车”,深挖背后“保护伞”专项行动的成果:打掉涉恶“保车”团伙6个,查处涉嫌犯罪社会人员70人和充当“保护伞”的公职人员122人。

 

一条“以恶经商、以商养官、以官护恶”的利益链终于被斩断……

 

疯狂的大货车

 

李莉是哈尔滨龙运现代出租汽车公司的一名出租车司机,每天的营生都是在路上,“我看到大货车就躲得远远的,实在是太吓人了”。

 

“门前马路上到处是从那些大货车上掉下来的泥土垃圾,弄得乌烟瘴气。那些车开过来根本也不看红绿灯,每天过马路都提心吊胆的。”哈尔滨市天悦小区居民李洋说。

 

在去年5月份开展的一次治理超载行动中,有关部门查扣了3辆大货车,按照治超标准,此类货车的总重超过49吨即为超载。当3辆车依次上秤称重时,检测上限为150吨的检测秤瞬时爆表,3辆车超载至少300%。

……

超载、超速、闯红灯、遗撒……面对横冲直撞、肆无忌惮的大货车,很多人心里都纳闷:这些大货车不怕扣分甚至吊销执照吗?执勤的交警为何不管呢?

 

“市财政给我们核定的最低成本运价是每立方米35元,但是现在22元甚至20元就有人接活儿。我们要赚到钱就得多装多跑,规定装20吨的装30吨或更多。正常一晚上也就跑四五趟,现在我们都得跑个十趟八趟……”据一位大货车司机透露,有人“保车”,“多装点、闯个灯啥的没事儿”。

 

“保车”是“疯狂大货车”司机的行话,也是这些大货车有恃无恐的原因。(下转第三版)(上接第一版)所谓“保车”,就是有团伙收取大货车车主一定数量的钱,当这些大货车在道路运输中发生违法行为时,协调路面执勤交警不拦截,或在车辆被扣后到交警队协调处理,帮助不处罚或减轻处罚。

 

谁在“保车”?“保车”团伙的钱砸向了哪里?他们又是如何有能量让违法的“疯狂大货车”免于处罚的呢?

 

“我们‘保车’就是用钱砸,哪个基建工地要开槽挖土了,先去找‘管片儿’的交警‘买路’,否则交警就会在工地门口执法,一车土也运不出去。”一名“保车”团伙成员说。

 

交警大队队长一年2万元、副大队长1万元、中队长2000元、普通民警1000元……这是某“保车”团伙为“保护伞”明码标价的好处费。

 

据调查,该团伙除自有几十辆车外,还为200余辆车“保车”,最多时“保车”300多辆,在缴纳数千元至上万元不等的保护费后,这些车辆会被喷上“某公司”字样,被买通的交警看到后就不拦截,被拦截时不处罚或从轻处罚,开完罚单后继续上路。

 

“于某某,于某某,6辆大货车请立即放行!”在某次执法行动中,哈尔滨交警南岗大队副大队长于某某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王伟的喊话。于某某在6辆超载大货车的处罚单上标注了“006(王伟对讲机编号)要求无条件放行”后,全部予以放行。

 

有一段时间,在哈尔滨的街道上经常能看见贴着“市政府重点工程”“市政府暖心工程”等标签的大货车车队穿行。这些标签,是王伟为其精心设计的“护身符”。有了这些标签,这些大货车可以不分时段、路段运行,不受车速、载荷限制,一路畅通无阻。

 

据“保车”团伙成员交代,他们勾结部分交警,垄断运输市场,强迫大货车司机交“保费”。部分交警等执法人员在收受“保车”团伙的贿赂后,充当“疯狂大货车”的“保护伞”,为违规车辆提供便利或通过篡改、删除处罚记录等方式非法“销分”,对违规大货车减轻或免予处罚。

 

在非法利益链条庇护下横冲直撞的“疯狂大货车”严重破坏了市容市貌,威胁着群众的生命安全,2017年年底,由哈尔滨市纪委监委牵头成立专案组,一场扫黑除恶、整治“疯狂大货车”,深挖“保护伞”的攻坚战就此展开。

 

深挖细查利益链

 

面对由庞大的运输车队、猖獗的“保车”团伙、反侦查能力较强的少数不良执法人员形成的利益链条,如何精准突破,成为专案组的首要课题。

 

暗访摸排,锁定涉恶“保车”团伙;查看土石方承包公司资金流向、账面单据等信息;核查交警部门处罚卷宗,发现违纪违法问题线索……在调查2000多人次,暗访取证100余次,夜查土方工地12次,核查交警部门处罚卷宗30670册后,10余万字的材料呈现在了办案人员面前。一批深藏在“保车”团伙背后的“保护伞”陆续现形。

 

“我知道他的房产开价比市场价还贵20万元,但我需要他在运输上的关照,无法拒绝呀!”哈尔滨某土方公司总经理郭某某口中的“他”,是哈尔滨道里区交警大队原大队长明常清。

 

2011年,在明常清的“关照”下,郭某某公司的20多辆车经常超载运输,但一辆也没被扣过。次年年初,明常清在道里区购买了一套价值110万元的房产,交钱时叫郭某某刷银行卡支付。明常清还给郭某某5万元后,将自己在海南省三亚市和哈尔滨市某小区的两套房子分别以25万元和180万元的价格顶账给郭某某,郭某某扣除为明常清支付的房款后,又将剩余的100万元还给了明常清。经查,在明常清及其妻子、儿子名下有十余套房产。有的房产已购置十多年了,但明常清从来没去过,甚至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套房。

 

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原副局长马某某平日里和土石方公司老板交往甚密,依靠其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的人脉和背景,马某某向辖区内某建筑企业索要土石方工程项目,并入股某土石方公司,违规经营获利。

 

顾乡大队政工民警宋某利用其管理大队“公安数字证书”的职权便利,为“保车”团伙等人违规办理交通违法不记分处罚达9697件。

 

除了对违法车辆“开绿灯”,一些被买通的交警还会给“保车”团伙通风报信。哈西交警大队几乎每一次出勤,“保车”团伙的手机上都会收到相关信息;阿城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一开展突查行动,该队的某些安全员就会把出勤情况通知“保车”人。

 

“通过调查,我们掌握了6个‘保车’团伙涉嫌非法‘保车’相关证据,排查出交警巡逻大队以及道里、道外、南岗、香坊、平房、阿城等交警大队近百名交警充当‘保护伞’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哈尔滨市纪委监委专案组负责人说。

 

打掉122顶“保护伞”

 

市交警支队巡逻大队的职责是在全市辖区范围内对超载超限、违反标志标线等车辆违规行为进行整顿。凭借可以灵活机动查扣、处罚违规车辆的权力,不少巡逻大队民警走上了违规处罚的歧路,最终导致巡逻大队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

 

“起初上路执法时,我按照查扣10台违规车辆,自行处理2台的比例上报,发现上报的8台车也被领导违规处置了。后来我上路执法时就按照自行处理8台、查扣2台的比例上报。”一名巡逻大队民警说。

 

在少数副支队长、大队长的“示范”下,部分普通民警争相效仿,以违规放行多少辆车为能事。上路执勤收罚款成为一种福利,谁上路执勤要用玩扑克来决定。即便不能上路执法、没有审批权限的交警,也可以无所顾忌地进行违规操作。

 

一名副大队长经常安排与自己关系好的民警去群力、哈西等开槽工地多、超载车辆多的区域抓车,以使违章车辆相关人来找自己说情放车,借此收受好处。

 

据调查,哈尔滨市公安交警支队上至交警支队副支队长、下至一线交警和基层工作人员,城区13个交警大队中12个大队有警员涉案,公安交警、公安民警共计108人违纪违法。

 

在此次哈尔滨市纪委监委通报的为“疯狂大货车”充当“保护伞”的122人中,涉及处级干部12人、科级及以下干部110人。其中,市交警支队原副支队长王伟、道里大队原大队长明常清、呼兰大队原大队长于广军、巡逻大队原副大队长李名实等11人,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市交警道外大队党支部书记、大队长王道安等公安交警系统89名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严肃追究责任;道里区、道外区、南岗区、香坊区、松北区城管执法局,市交通运输局运输管理处14名公职人员,因履行监管责任不力,分别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和组织处理。

 

“此案暴露出的问题警示我们必须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只有强化刚性约束,抓常抓细抓长,才能斩断利益链条,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哈尔滨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刘兴东说。

 

据悉,该市将于近期在发案的公安交警、城管、交通等部门组织召开案情通报会和专题民主生活会,深刻剖析原因,认真反思教训,督促整改到位,确保夜幕下的哈尔滨,不再有“疯狂大货车”。(央视新闻  哈尔宾纪检委)

责任编辑:消息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社会 | 行业 | 观察 | 品牌 | 战略 | 图片 | 视频 | 会议

版权所有:中国百姓舆论网 ICP备案号: 冀ICP备18015720号-1

投稿热线:15219954933

邮箱:2297354081@qq.com

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网站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修改处理,关于新闻的真实性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以及其他责任

电脑版 | 移动版